大卫体育网 - www.4865.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数据库 >

著名的反法西斯战士奥地利球星——辛德拉尔

发布时间:2018-04-07
 
   辛德拉尔,一个难以应付的家伙,一直坚定着他反对德奥合并的立场。尽管从35岁开始,他已经开始逐渐减少国际比赛的场次,但是他依然执着地参与着他所热爱的运动。由于他身材消瘦,他被人们昵称为“纸人”或者一个更神圣的名字——“圣饼”。在那场比赛前,辛德拉尔是Wunderteam的中锋,那可是一支被当时主流的的维也纳咖啡屋文派所特别宠爱的球队。
 
   歌剧评论家阿尔弗雷德•波尔加写道:“他用一种将思维灌注到腿中的方式去踢球。当他们开始在球场上奔跑的时候,很多令人印象深刻而又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辛德拉尔的射门像一次完美的达阵一样的击中了网后,故事的结局让我们能够理解并欣赏它完美的过程。”
 
   1903年小辛德拉尔生于奥地利的一个犹太人家庭,父亲是一个砌砖工,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当中丧生。父亲死后,他和母亲相依为命,艰难度日,常常食不果腹。因为没有别的娱乐,只要一有空闲他就踢球,小小年纪就练了盘带过人的绝技,能在乱军丛中轻松地取敌方上将首级。到成年时,辛德拉尔的控球技术已经炉火纯青了,他可以轻松突破任何一条防线,令对手难以防范。正是幼年的这段苦难生活和父亲的过早夭亡,从小铸造了辛德拉尔坚毅果敢的性格,也让这位奥地利历史上最伟大的球星从骨子里仇恨战争所带来的苦难。
 
   1934年,奥地利队作为夺冠大热门参加了在意大利举行的世界杯。他们一路过关斩将杀进半决赛,在半决赛中他们遇到了东道主意大利队。在赛前,意大利队制定了专门的防守战术来遏制辛德拉尔的发挥。比赛当中,他们的这一战术运用得非常成功,辛德拉尔被意大利后卫踢伤下场,被切掉大脑的奥地利队进攻大打折扣,最终他们以0:1负于对手被淘汰出局。在此后的争夺第三名的比赛中,士气低落且缺少了辛德拉尔的奥地利队再次输给对手,最终仅名列第四。但辛德拉尔还是以他出神入化的盘球技术,运用自如的假动作和果断有力的射门被评为最佳球员。
 
   辛德拉尔生命中的最后一场比赛是在1938年法国世界杯,在吞并了奥地利之后,纳粹德国的独裁者希特勒希望能组建一支实力强大的德奥联队,出战那一年6月在法国举行的世界杯。于是,纳粹方面在世界杯前夕组织了一场“友谊赛”,实际上是政治秀,比赛的名义是庆祝德奥合并,参赛双方是“第三帝国队”和“德意志奥地利队”。但是辛德拉尔让希特勒颜面扫地,而他的生命也因此走到尽头。辛德拉尔作为奥地利队的核心,参加了这场比赛。赛前,元首的心腹们给辛德拉尔下达的命令是必须输掉比赛。
 
   1938年4月3日,希特勒和他的追随者们组织的“德意志奥地利”和“第三帝国”亲善足球赛如期开踢。辛德拉尔和他的奥地利队身着奥地利国旗做成的球衣出赛。意料之中,这场充满着政治意味的比赛一开场就走向平淡,奥地利的明星球员们毫无斗志地埋头倒脚,而看台上,6万奥地利球迷在寂静中体味着亡国的苦痛。
 
 
   就在纳粹的军官们心满意足地开始欣赏自己的杰作时,辛德拉尔爆发了。这个因为身体单薄而被称为“纸人”的男人上场之后,在观众的助威声中开始上演了自己华丽的盘球表演,一次次撕开德国人野蛮的防线。整个观众席也开始沸腾了,那些早就准备好的“反普鲁士”和“反日尔曼”的反战横幅开始在球场四处飘扬,在场的观众群情激昂。在辛德拉尔的率领之下,奥地利队以3∶0完胜德意志队,丝毫没有给德国人留一点颜面。
 
   赛后,“纸人”带领他的球员们走向观众席向球迷致谢,6万名奥地利球迷和满含着热泪,高喊着他们心目中英雄的名字,“辛德拉尔”、“辛德拉尔”。在战场上,奥地利输给了德意志,但在足球场上,辛德拉尔为奥地利人赢回了久违的尊严。
 
   球场上的闹剧让希特勒开始震怒,辛德拉尔的足球生命开始走向终点。1938年世界杯在法国开战,“第三帝国”的政客们先是把一心想报四年之前一箭之仇的辛德拉尔,排除在了奥地利队之外,最后赛前又临时变卦,以奥地利是德国占领地为由,阻止奥地利队而改由大德国-德奥联队参加这届世界杯。最终,在缺少了最强劲对手的情况下,希特勒的政治盟友墨索里尼支持的意大利队毫无悬念地卫冕成功。
 
   在现场观摩比赛的希特勒赛后没有发表讲话,他很可能准备过一份精彩的演讲稿,但是由于辛德拉尔的“反水”,元首被打了脸,后果很严重。第一个被收拾的人是奥地利足协主席,纳粹当局声称他是犹太人,于是他被撤职,换了一个据说是有雅利安血统的人上任,辛德拉尔当时公开表示反对,结果再次惹恼纳粹当局。
 
   1939年1月的一个清晨,当人们打开辛德拉尔住所的大门时,发现辛德拉尔和他的女朋友双双死在家中。当时的报纸说了三件事,两人尸体都是赤身露体,两人死于煤气中毒,两人是自杀。包括这份报纸在内,当时奥地利所有媒体都已经被纳粹控制,所以里面的报道内容是否真实,辛德拉尔的死因到底是怎样的,天知道。历史没有真相,只有一个残存的道理。
 
   在国家沦丧却无能为力之际,辛德拉尔不愿以一个亡国奴的姿态向胜利者乞怜,而是骄傲地走向死亡。辛德拉尔死后,受到了奥地利人英雄般的礼遇,尽管当局运用各种手段阻挠,但是在他的葬礼当天,仍然有两万之多人自发地参加了他的葬礼。整个奥地利都在为他们的足球天才之死而哀伤。
 
   当然辛德拉尔最终走向死亡的原因谁也无法彻底明白,这其中固然有着亡国者血性的哀伤,但当一个注定为足球而生的舞者,在自己最巅锋的时刻,却无法在足球的世界里登台献舞,辛德拉尔的心,早已死去。
 
   辛德拉尔参加的最后一次正式国际比赛是1937年奥地利与瑞士的比赛,他攻入了一球,这是是他代表国家队出场43次中进的第27个球。此外他还是第一个被中国媒体称为球王的人。上世纪30年代《申报》在报道他时对他使用了“球王”一词。
相关阅读